“怎么?本太子想去哪里,难道还要告诉你这小小丫鬟么?”李傲背着手,挺立在夜色中,一身的黑衣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长期处于上位者的位置让李傲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动作都带上了不可比拟的气势,这种气势是此刻的画棋绝对承受不住的。

画棋下意识地朝着身后缩了缩,心里也暗自警惕,生怕下一刻这古兰的太子便对自己动手,到时候可就当真是进退不得了。

李傲见画棋没有动静,眉头不禁拧起,又朝着画棋靠近了些,眼底闪过一丝杀气:“倒是你,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,又是要做些什么?”

他此次的行动绝对不能让柳清然知道,不然,就功亏一篑了!

画棋缩了缩脖子,但却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快速回道:“用你管!我……”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的画棋,在意识到面前的人是李傲的声音时,迅速地消停了下来,又朝着身后的大树靠了过去,直到身体已经紧贴着树干才停下动作,咬着唇,半晌才喃喃道,“你……你可是为了……为了那贱人楚子乔而来?”

李傲的眼睛立刻眯成一线,接着猛地上前,还不等画棋反应便一把掐住了画棋的咽喉,满是怒气的道:“休得对子乔不敬!”

画棋的脸因为呼吸不畅,瞬间就涨红了起来,却是不敢去看李傲的眼睛,脑袋却是快速地转着,该死的楚子乔,竟然能让古兰太子为她这样痴迷!该死的!这李傲太子此次这般偷偷摸摸地前来,足以见得李熬太子对楚子乔那个贱人可谓是上心的很!或许……或许楚子乔那个贱人本来便是与这古兰太子同流合污!

眼睛转了转,吃力地说道:“古兰太子……你……你先放开……放开我……我……我许能……许能帮上你……帮上你,也……也说不定……”

李傲的手慢慢的锁紧,看着手底下的画棋的越加绝望的眼神,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之色,这个丫头,竟然敢对子乔不敬,便是死罪!

不过……

这里是并肩王府,他想掳走子乔,并且顺利离开的话,实属不易,但,若是有一个府中的人肯与自己配合的话,事情便容易了许多。

这么想着,手便渐渐松了开,斜眼看着突然被放开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的画棋,冷冷的说道:“如此,便留你一条小命!但,你若是想玩什么花样的话,本太子可不会再手下留情!”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真不知道这楚子乔有什么好,竟能让你对她这般痴迷……她……”画棋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脖颈,那里火辣辣的疼告诉她,就在刚刚,因为楚子乔的关系,她在鬼门关走了一回。

李傲冷哼一声,从袖中扯出一条黑色的面巾来,仔细的将手擦了擦,又将这面巾丢到一边,再次冷哼道:“哼,子乔的好,你这等俗人,自然是不知。”

画棋抿了抿唇,心思却是渐渐的活络起来,她的目的便是让楚子乔离开王爷,若是可以让这楚子乔死自然是最好,不过,看如今的情况怕是不能了,如此,倒还不如让这古兰的太子将楚子乔带走,相信依这古兰太子的性子,将楚子乔带走便不会再让她回来了吧!

如此一来,倒是也可以帮自己躲过这一劫,若是自己此一刻还留在王府中的话,势必是不利的,但若是离开这里,日后再伺机回来,并带些重要的情报,相信王爷一定会明白自己的苦心的,这番想来助这古兰太子一臂之力,倒是对自己有好处的。

画棋目光闪了闪,拳头渐渐捏紧,下定了决心,便再次试探着朝着李傲小声问道:“你此番来……是……是想要带走楚子乔的吧!”

“怎么?”李傲终于正眼看向了画棋,但眼里的寒气却是丝毫不减,甚至比刚刚更甚,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意思。

这丫鬟倒也不笨,竟能猜出自己是要带子乔离开,也不枉自己饶她一命。

画棋见此立刻便喃喃说道:“若是……若是我帮你带走她,你可愿意?”

“哦?”李傲似乎有了些兴致,面上的阴沉稍微褪去了些,但身上的气势却是分毫不减。

画棋见李傲这般,立刻便补充说道:“我只不过是不想她留在王爷身边罢了!”

李傲冷笑一声,一边不经意的上下打量着画棋,一边似嘲讽般的道:“可,若是你帮我将子乔带走了,你也一样不能再留在并肩王身边了吧!”

这小丫鬟竟然打着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思,难怪竟然愿意帮助自己,不过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罢了!这世上的女人都一样,除了子乔!只有子乔才能配上自己!

画棋怎么会听不出李傲的嘲讽?可她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,何况,李傲根本就不是此刻的她能对付的了的,保命要紧,便也只得低头道:“所以……画棋请求古兰太子收留!”

收留她?李傲眉梢微挑,眼底透出些思索的神色来,这丫鬟想必是并肩王的贴身侍婢,知道的自也是不少,若是可以利用的话,倒也是最好,不过……

罢了!此刻将子乔带走才是最重要的!想到这里,李傲便点了点头,应了下来:“好!你帮我将楚子乔带出这并肩王的领地,本太子便为你提供一个容身之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